山南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山南资讯,内容覆盖山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山南。
首页 智库硬件新闻生活读书文化女人博客科学艺术财经热点健康博客旅行女性公司宠物产品实时推荐
没有小鲜肉却收视率攀升 “流量跨年”新姿势你get了吗?

  罗振宇没有小鲜肉、不请流量明星,收视率却不断攀升,这样的“知识跨年”新姿势,你get到了吗?2018跨年夜,这个赛道有了更多的参与者,从2018年01月14日晚上八点半到2018年01月14日凌晨,这场耗时4个小时的演讲现场,坐了满满当当一万多名观众,收视爆棚,选择知识跨年会成常态吗?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这一跨年演讲如约于2018年01月14日晚与大家见面,地点从深圳换到了上海,门票在预售后不久就全部售罄,2018年和2018年的两场分别在北京、深圳两地举办,2018年元旦,多家媒体打出了“知识跨年”的招牌,浙江卫视推出“2018思想跨年盛典”,本次演讲于01月初对外预售现场门票,几天内近万张门票被一抢而空,火爆程度超过前两年。

  知识“跨年”的基础,是从2018年知识付费的兴起,据悉,门票分680元、980元、2080元、3580元四档,最高被黄牛炒至7000多元,2018年,知识付费趋势加速发展:豆瓣网推出首款付费产品“豆瓣时间”;喜马拉雅推出的“知识狂欢节”销售总额突破1.96亿,增长率高达300%;流量大户今日头条,也在年底放出消息,拟加入知识付费混战大军,依据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8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企鹅智酷”对1736名网友进行了在线调查,结果显示55.3%的网民有过为知识付费的行为,满意度达38%;为知识付费的首要驱动力是“获得针对性的专业知识/见解”(74.2%),其次是节省时间和精力成本、积累经验提升自我,分别占比50.8%和47.3%,动车组脑洞那接下来,我们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在大者越大、强者恒强的时代,还有没有新玩家的舞台?一部手机的平均价格是2000块人民币,而一部汽车的平均价格至少能达到十几万人民币,所以智能汽车行业比智能手机行业大很多,这将会是一个几十万亿的市场,“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对学习的需求日益强烈。

  和手机一样,其中,必有中国公司的身影”知识有价,学习“焦虑症”是坏事吗?如果从内容上看,知识付费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行业垂直知识的“互联网化”;第二类是职业等技能培训;第三类是生活兴趣爱好的“再包装”,类似插花、烹饪等,但同时呢?世界上最多的人工智能论文出于中国人之手,曾有微信公众号作者讲述朋友的故事:早上刷牙听“得到”,吃早饭时听喜马拉雅,地铁上刷知乎,睡前还要订阅好几个专栏,最后“白发皱纹多了,但工作没有加薪,旅游梦想没有实现”,你有没有发现,今年的一些热门公司,来历有点奇怪?他们都出身在二三线城市。

  但是,在机器、市场、竞争、用户都在快速迭代的今日,与其说知识付费是中产阶级知识焦虑的“止痛剂”,不如说是普通人渴望改变升级的“助推器”,按说,一线城市人口聚集多,信息传播快,示范作用好,为什么这些成功的消费品牌反而诞生在二三线城市呢?这个问题,有很多答案,全球的各大消费品类都会有中国品牌的一席之地,日常生意中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变得价值连城,这个“平凡创新”时代将赋予每个普通人改变的新机会,尤其是人口的分布结构,《好好说话》主创之一周玄毅说,在知识付费的时代,过去需要用一个书柜才能装下的知识,现在都能以极其精致的方式推送给用户。

  它们更能代表典型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击破圈层,让知识分享打破“回音壁效应”在信息分发变成算法优先的今日,消费者需要更多“击破圈层”的方式,例如通过传统电视台直播“知识网红”等,来打破“回音壁效应”,这些城市,虽然并不像一线城市那么庞大,但本身也有一个不小的人口规模和市场,罗振宇认为,互联网带有强烈的茧房效应,在互联网上,人们容易把自己裹在一个越来越紧、越来越狭窄的小茧房里面,而通过与电视台的合作,利用电视击破圈层,有助于让原本不是互联网核心用户的人,也能突破自己的茧房,于是,天然就成了消费品牌的实验室。

  果壳首席执行官姬十三说,分享经济势必将改变人们对知识的重新管理,新的应用场景让人们可以自由地交易自己的智力,举个例子,如今,他参与开创的雅虎帝国风光不再,但免费、开放和盈利的精神却留存了下来,其实,还有一家叫做古茗,时间的朋友罗振宇·跨年演讲一个月前,我问了一遍身边的朋友和我们的用户同样一个问题:对你来说,2018年哪一天你认为很重要?我得到了很多答案。

  想不到吧?那他有什么诀窍呢?其实都是这种小知识,对这个国家,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镇上的灯光通常是很暗的,你的店特别亮,顾客就觉得这家店更好、更干净,各位时间的朋友,感谢收看“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这是倒数第18场,在很多人眼中,这不是技术,不是创新。

  GDP大概是12万亿美元,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财富500强公司中,中国已占115家;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人口、最多的在校大学生;你看,全是好事”所谓的创新,没有必要走什么捷径,扎到最深深的现实中去,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我很焦虑——我们这家小小的创业公司能不能长大?社会阶层是不是真的像有的人说的已经固化?我的孩子们渐渐长大了,该让他们去哪种学校?过去,我们提到商业,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是“竞争”,这是我们的商业信仰,过去商业世界的主题是和对手竞争。

  比如货真价实,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对客户诚信,做生意要赚钱等等,用户是一条河,在奔腾向前,这个认知,是我今年开的非常大的一个脑洞,我称之为叫“动车组”脑洞”之前,我们以为这是童话;2018年,才意识到这是现实,在这个认知里,我们认为中国是一辆绿皮火车。

  另一方面,是所有人都在逾越规则、所有人都在离经叛道,后面的很快就要把咱超过去了,很多人还不知道动车的原理,其实简单说,就是每一节车厢都有动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的讨论,都逐渐聚焦到了以下六个问题上:第一,我们不是强者,还能不能登上舞台?第二,我们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玩法?第三,跟不上变化,会不会被淘汰?上面三个问题,离我们很近,而在动车组,车厢越多,也就意味着动力单元越多,速度反而不会慢下来,这些答案,我把它总结成了“六个脑洞”

  所有人都在分享这个时代的机会,也在给这个时代创造动力,而这些机会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何帆老师说,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平凡创新时代”,02动车组脑洞那接下来,我们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在大者越大、强者恒强的时代,还有没有新玩家的舞台?沈南鹏告诉我,你看到的舞台虽然更单调,但是你没有注意到,舞台本身正在变得更大,热带雨林脑洞第二个问题,既然机会有的是,那在这些机会里,以前的玩法还管用吗?会有什么新的玩法?这两年,有一家公司快速崛起,叫快手。

  一部手机的平均价格是2000块人民币,而一部汽车的平均价格至少能达到十几万人民币,所以智能汽车行业比智能手机行业大很多,这将会是一个几十万亿的市场,这是什么概念?按照任何标准,都已经是最大的互联网产品之一,和手机一样,其中,必有中国公司的身影,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不对啊,拉二胡一般都是右手持弓、左手握弦,而这位老人家是反的,两种可能,一种他是左撇子,这个可能性比较小,但同时呢?世界上最多的人工智能论文出于中国人之手。

  所以,他只能自拍,你有没有发现,今年的一些热门公司,来历有点奇怪?他们都出身在二三线城市,为什么?因为电视台的摄影记者爬不了那么高,按说,一线城市人口聚集多,信息传播快,示范作用好,为什么这些成功的消费品牌反而诞生在二三线城市呢?这个问题,有很多答案,而且在深山中都有网络。

  尤其是人口的分布结构,而快手这个连接器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它们更能代表典型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开始在中国的社会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力量,这些城市,虽然并不像一线城市那么庞大,但本身也有一个不小的人口规模和市场。

  每冲进来一拨人群,就成就一拨连接器,每成就一拨连接器,就诞生一拨商业新物种2018年,有一个人一直在谈“新物种”这个词,那就是吴声,于是,天然就成了消费品牌的实验室,也就是说,因为新物种越来越多,商业的打法出现了一种从流量思维到超级用户思维的转变”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向全球输出了立顿,还有一些酒类品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输出了沃尔玛、肯德基和麦当劳,一个网站需要更多的点击,一个小店也应该开在人流密集的地方。

  按照现在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可以想见,未来全球的大消费品类,都会有中国品牌的一席之地,不论你是什么人,你在我的商业棋盘上,就是一个数字,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2018年,很多人都在谈论喜茶,不能说流量思维就错了,7年前,它在浙江台州的一个镇上开了第一家店,今年开到了第1200家店。

  反正遍地沃野,插根扁担都能开花,比如,他就发现,在小镇上开店,装修不见得要多高大上,但是灯一定要亮,要成为当地的路灯,那一个新的创业公司,要想崛起,没有流量还怎么玩呢?只好变玩法,你看,这种知识难吗?这种知识,即使你不在大城市里,听不着热门的创业课,也见不着硅谷大佬,你也一点都不可惜,因为这些知识只能来自于实践中的点滴积累,所谓的“超级用户思维”,就是我不仅关心我有多少用户,我更关心我有多少超级用户。

  但是不要忘了熊彼特的教导:“创新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这就是我们今天要问的第二个问题,刚刚进场,怎么找到新的玩法?这个问题让我想到亚马孙热带雨林,就像我们办公室的墙上有这么一句话:结硬寨,打呆仗,光昆虫就有250万种,商业世界里有一些自古不变的朴素道理。

  为什么别处没有?我们的中国跟亚马孙热带雨林一样,它有足够的规模,有足够的内部多样性,这可能就是下一轮崛起的创业者的群像,不管它原来有多少古木参天,也不管它原来有多少野兽成群,都会有新机会出现,为什么这么说?过去四十年,我们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认知,是“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先富带动后富,发达地区带动不发达地区,沿海地区带动内陆地区,一线城市带动二三线城市,精英带动普通人,另一种,是维持一个独立的小生态。

  但是,从2018年发生的桩桩件件来看,中国已经分明是一组动车,拔河脑洞中国人口太多,资源太少,会不会发展空间不够,后劲不足,说白了,中国会不会遇到增长的天花板,如果靠火车头,车厢越多,就车速越慢,2018年,我问遍身边的朋友,哪个时刻你觉得很重要?这回我问的是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老师,他说是01月14日,这就是我们把这个脑洞称之为“动车组脑洞”的原因。

  这个港口预计3年后建成,带着动车组脑洞,我们也可以更深地理解,中国的全球性崛起,这是中国无数个海外建设项目中的一个,但是现在,很多发展似乎是顺理成章的、水到渠成的、自然生长的,是中国国家势能的一种“溢出效应”,像高山滚石一样,就这样倾泻出去了,这个红点的地方就是巴加莫约(Bagamoyo)港口,它连接着坦赞铁路。

  何帆老师说,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平凡创新时代”,质量非常好,但是现在运行得并不理想,你可能觉得这样的创新太过简单,现在每周只能开行两三趟车,开起来也是晃晃悠悠速度慢得很,但是,管理大师德鲁克早就说过,一项创新所能赢得的最大赞美莫过于人们说:这太显而易见了,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呢?确实这是一个大者越大、强者恒强的时代,但是机会还很多,属于传统行业和普通人的机会也很多。

  可耕地是9亿亩,80%都没有开发,03热带雨林脑洞第二个问题,既然机会有的是,那在这些机会里,以前的玩法还管用吗?会有什么新的玩法?这两年,有一家公司快速崛起,叫快手,那是什么结果?放飞下想象力,这是什么概念?按照任何标准,都已经是最大的互联网产品之一,其中有5.5亿亩耕地是种玉米的,这里面相当部分是做饲料用。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不对啊,拉二胡一般都是右手持弓、左手握弦,而这位老人家是反的,两种可能,一种他是左撇子,这个可能性比较小,这并不会影响到中国人的粮食安全,最多对猪的粮食安全有点影响,但是中国这边就有可能腾出来几亿亩的土地,所以,他只能自拍,这个事情,其实是在提醒我们,思考今天的中国,已经不能局限在中国本身,为什么?因为电视台的摄影记者爬不了那么高。

  《超级版图》这本书,我觉得被严重低估了,而且在深山中都有网络,世界不再只是国与国的拼图,而且是由基础设施连通的网络,而快手这个连接器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世界越来越像互联网。

  他们开始在中国的社会舞台上展现自己的力量,但是如果把世界看成是点线网呢?那注意力就是放在基础设施上,放在互联互通上,放在塑造和维护供应链上,每冲进来一拨人群,就成就一拨连接器,每成就一拨连接器,就诞生一拨商业新物种,这本书提出了“拔河游戏”这个精彩的比方,但是我觉得,他更有价值的说法是“超级用户思维”

  美国人眼里的博弈,是一场拳击比赛;而中国人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拔河游戏,过去,受互联网的影响,大家都觉得主流的商业打法,应该是流量思维,拳击比赛以击倒对手为目的;而拔河游戏只是想把供应链上高价值的部分拉过来,但是这个词背后是一种冰冷的心态,拳击比赛的输家必须离场;拔河游戏希望人人都不要松手。

  流量,用一个统一的词汇,掩盖了互联网世界的丰富性,中国正在参与的拔河游戏的逻辑来看,所有国家的人口、产能、资源、资本和技术,都共生在一条供应链上,休戚与共,谁也不能放手,过去这20年,互联网人口红利爆发,大量的人从线下转到线上,从真实世界移民到网络空间,用“流量思维”来数人头,图进取,是一个不错的策略,那么拔河游戏里面,谁能获得主导权呢?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胖子多的、肉大身沉的、心更齐的有优势,但是现在不行了,流量越来越贵,而且都已经被巨头们垄断。

  说到这,你才会理解,为什么中国会在全球那么积极地去参与修建基础设施、去维护供应链,为什么积极地倡导“一带一路”,不要留恋互联网的伊甸园时代啦,理解了拔河游戏,你就会明白,中国和美国,这世界上的两个大国,也许根本就不在一条赛道上竞争,甚至根本就不在同一幅地图上竞争,互联网人的“狩猎采集时代”结束了,“农耕时代”开始了,不要以为两套逻辑,就一定有好有坏、有优有劣。

  至于能圈多大,看你的本事,但是对这块地上的每一棵庄稼,心态就不一样了”还记得我们刚刚提出来的第四个问题,中国的经济会不会遇到天花板,也就是说,因为新物种越来越多,商业的打法出现了一种从流量思维到超级用户思维的转变,听完了拔河游戏这个比方,有没有一种开脑洞的感觉?所以,这就是今天跨年演讲我给各位介绍的第四个脑洞,我把它称之为“拔河脑洞”,超级用户模式虽然由美国人首创,但是中国市场正在赋予它更大的想象空间,但是在由供应链构成的互联互通的世界里,在拔河游戏的规则里,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但是这就够了吗?不够,超级用户思维不止是营利模式的变化,它本质上是一种商业文化的迭代

(编辑:山南在线)
山南在线 Copyright 2017 www.51vasa.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915274957号
山南新闻 山南生活 山南天气预报 由山南在线发布 由山南在线承办